联络我们:+1(609)888-6088
首页 >> 社会民生 >>媒体文摘 >> 身处韩国不得回,全能神撕裂了怎样的天伦?
详细内容

身处韩国不得回,全能神撕裂了怎样的天伦?

人生是条路,有时候,一次不经意的决定可能会改变你的人生轨迹。他们也曾父慈母爱,儿女欢乐,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然而,如今的他们人财尽失,家破人亡,是什么让他们从天堂到地狱?是什么让这些本应尽情享受快乐安稳小日子的普通老百姓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全能神教危害知多少?

下面主人公的叙述又是一起罪恶昭著的全能神教将一个原本圆满美好的家庭毁成支离破碎的残酷现实。

blob.png


“是我们间接杀死了爸爸,如果没有信全能神,该有多好!”

 “人都死了,回来还有什么用,这是神在惩罚他!”当说起妈妈面对爸爸的去世时,虽然时隔一年多,但陈丽的眼中依然含满了泪水。

爸爸去世了,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死在异乡。妈妈和哥哥都冷漠的对待这个现实,他们认为爸爸的死是神在惩罚他,谁让这个男人一直碍手碍脚。而妈妈和哥哥嘴中的“神”在陈丽眼中,却是一个大恶魔:它冷漠无情、残忍凶狠、它让人抛弃家庭、不念亲情。然而,今天的陈丽却不再想提起这个恶魔的名字——全能神教。

而就在去年,陈丽自己还是一名全能神教的信徒。七岁信教,二十七岁脱离邪教,中间漫长的二十年,陈丽的经历不是三言两语能概括的。

在陈丽的家中,从有记忆开始,就经常有人聚在一起,说笑,唱歌,爱热闹的年龄,喜欢这样的家庭环境,她跟着哥哥和这些人一起祷告,那时候的她不知道自己信奉的这个组织就是日后毁了她家庭的邪教——全能神教。

家中四口人,妈妈、哥哥、陈丽都虔诚的信奉全能神教,只有爸爸不信,这也导致了两派人的对立。在娘仨眼中,爸爸就是恶魔、是撒旦。无数次,陈丽和妈妈哥哥一起殴打喝酒的爸爸,而爸爸喝酒也是因为劝说他们脱离邪教无效,借酒消愁。妈妈也问她和哥哥:如果我将爸爸打死,你们会不会恨我?每每这时,陈丽和哥哥都坚定的说:不会。或许还是念着一份夫妻之情,妈妈没有杀死爸爸,却和孩子们想尽了办法将这个他们眼中的“恶魔”赶出了家门。终于,去年失去家庭温暖多年的爸爸,在陌生的城市,因为醉酒,意外去世。在陈丽看来,虽然不是他们亲手杀了爸爸,但爸爸的死与他们有太大关系。

在“接”爸爸回家的路上,陈丽说她一直一直在向神祷告,让父亲活过来。不是说神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么?那就让父亲活过来,只要父亲活过来,她愿意一辈子虔诚的信奉神。然而父亲终究还是没有醒来。父亲去世时,哥哥因为全能神教的安排去了韩国,陈丽对妈妈说让哥哥回来看看爸爸。妈妈冷酷的说看什么看,人都已经死了,这是神在惩罚他。她给哥哥发信息告诉哥哥父亲去世的信息,让哥哥回来看看爸爸给爸爸烧柱香,哥哥也和妈妈说了同样的话:人都死了,我回去干什么。

父亲的去世和家人的反应犹如一道闪电惊醒了陈丽,她开始反思自己这么多年信奉的全能神教到底可信不可信?她想起了这些年家里的变化:小时候家里的生活在周围人中算是很好的,可是自从妈妈信教后,家里的钱都源源不断的拿给了全能神教,就连陈丽大学毕业上班后,每个月不到三千元的工资竟要拿出两千元交给全能神。还有,八十多岁的姥姥不小心摔倒,家里没有人管她,不给姥姥吃的喝的,都认为是姥姥得罪了神,神要惩罚她......

多年的信仰在那么一刻间倒塌。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家族里信奉全能神的人太多了,他们都认为陈丽疯了,将她锁在房间里。连父亲的葬礼都不让她参加。后来陈丽设法逃了出来,她看过心理医生,尝试过各种方式自残,毕竟二十年的时间太过漫长。陈丽说那段时间她每天都挣扎在信还是不信之间。理性告诉她不能再继续下去,但总有那么几个瞬间,会想是不是真的像家里人说的因为我动摇了,所以父亲受到了惩罚。

在经历过无数次寒冷冬天里冰水从头上浇下来的刺骨疼痛和无数次的用刀子划伤自己的身体,陈丽终于破茧成蝶,她说:“虽然那个过程很痛苦,甚至有时感觉生不如死,但感谢那个时候的自己,幸亏坚持下来了。要不我这辈子完了。我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回在韩国的哥哥,拯救依然沉迷的妈妈,希望自己早日过上普通老百姓的生活。”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平台手机APP下载

邪教受害者互助网

数字中心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