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络我们:+1(609)888-6088
首页 >> 社会民生 >>媒体文摘 >> 中国新天地邪教受害者案例,寻找妻子阿娟
详细内容

中国新天地邪教受害者案例,寻找妻子阿娟

时间:2019-10-11     作者:adm-韩国【转载】   来自:宗教与真理   阅读

妻子撒谎,是谁在作恶?

(下文案例来自阿娟丈夫的阿刚的自述)

他的妻子阿娟来自中国安徽蚌埠。我和她于2013年在基督教大教堂相识,并于2014年初结婚,并于同年获得回报。

阿娟从小就在基督教家庭中长大,父母都是好基督徒。妻子是一个善良,充满爱心的人,她孝敬她的父母并孝敬他们。她最初是帮助他人,慈善机构和捐赠的物品。我也受到她善良的影响,并尽我所能尽力做好工作。

结婚后,我们在中国江苏省扬州工作和生活。阿娟在一家商店出售衣服,同事们评价她勤奋,健谈和忠实。当时我们家庭很幸福。

2017年下半年,当在一家百货公司卖衣服时,一位短发女子走近,要求信义推荐附近的一座大教堂,并说:“在扬州真是奇怪而令人不快。” 从那以后,她经常光顾商店,并“非常热情地”询问她对经商和生活感兴趣的所有事物。

然后,她邀请阿娟参加诸如包饺子,弹吉他和打羽毛球等活动。阿娟最初拒绝了,但未能接受该妇女的一再要求。

从此,他的妻子成为新天地教会信徒的猎物。

真诚之后不久,阿娟学会了说谎。她首先辞去了百货公司的工作。然后她没有通知家人。阿娟对一家百货公司的经理撒谎:“我会在家照顾孩子,因为他们还很年轻。”

不久,婆婆,亲戚和朋友发现她经常不接电话。也许是因为我太忙了,所以我没有过多的关注她,因为我无法取得联系。

随着妻子工作频率的提高,她开始对家务无动于衷,并增加了说谎的次数。

在2018年12月31日,我问阿娟在忙什么?。她说她在加班。妻子离开家后,我在手机相册中看到她和其他人喝酒的照片。但是,令人惊讶地发现,每个人在拍照时都采取统一的手势。

后来我发现这是社交场合中获胜者的“手势”。

在2019年2月9日,春节假期。但是她突然说她要去加班。她又一次欺骗了我。她与扬州市区的同学联系,并去南京参加了大脑的训练。并连续几天住在南京。

对我忠实,善良和温柔的妻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呢?

我的妻子一直很忙。

她每天早出门,深夜回来。我总是问她在做什么。然后她说,她每天上班,很累,要在肯德基谦虚,在外面做兼职。但是她从来没有为为家庭花费过一分钱。

阿娟实际上在新天地参加了一次培训班,在那儿她被洗脑了。她过去名义上的上班,实际上将各种财务奉献给了教会。

3月的一个黎明,阿娟骑自行车摔倒而掉了两颗牙齿。即使受伤,也要去新天地学院三天。

相信新天地后,阿娟缺乏足够的日常休息,因此很难引起人们的注意。但是她也执行了拉信徒的任务。这就是为什么骑自行车足以造成三次事故的原因。

愚蠢的是,她没有同时和家人说实话。后来我在手机上看到关于她的交通事故处罚。

在她看来,一家人走了。

相信新天地之后,阿娟改变了她的性格。她失去了对家人的耐心,并说她不想回家,对家里发生的小事大声喊叫。

今年6月,阿娟突然失踪。

我离开了父母和女儿五岁以下。

纯洁善良的妻子,新天地邪教组织如何教这样的人撒谎?

她不仅教给家人说谎,而且教她撒谎,也就是对自称的人撒谎。你为什么要当基督徒?太吓人了

我曾经的好妻子,整夜不停地照顾我。即使我的孩子生病了,她每周也只有两三个小时照顾她。

但是,她放弃了父母和孩子,以享有“身体上的永生”。

新天地使基督徒对教堂充满敌意,并视所有人为李满熙教义的敌人。

她还把每个人都看作是恶魔,阻止了她学习新天地的人。

这样一来,新天地就教导好人,要没有罪恶感地自由躺下,如果没有,那就使他们成为攻击的目标。

可怜的是,他的岳父信仰上帝已有30多年了。然而,在后来的几年中,这种情况发生了。

家里母亲的头发因担心她而变得发白,而她婆婆的身体越来越差,体重仅为54公斤。每当我的父母谈论阿娟时,就会泪流满面。

小女孩总是长着一张柔软的脸,对父亲说:“为什么你妈妈还没有回来?我想念我的母亲。我晚上醒来,喃喃地说:“你回来了吗?” 每次听到此消息,我都很抱歉。孩子没有错,为什么一个四岁的孩子负担沉重!

一个四岁或更小的女孩需要母亲的帮助。但是,我的母亲被社会新世界所欺骗。作为父亲,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的妻子认为自己每天都会得救,相信生命会得到永生,这些谬论,他们却深信不疑。

回来,阿娟,我们真的很在乎你,想念你。

*编者注;新天地等的一批韩国邪教进入中国并从事地下活动。新天地首尔基地直辖地区:长春教堂,南京教堂,鹤岗教堂,哈尔滨教堂,延吉教堂,牡丹江教堂,手语教堂/新天地釜山基地在华直辖地区:北京,大连,沈阳,天津,青岛)

本文翻译自韩语,个别语法不准确,欢迎在下文评论区批评指正。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平台手机APP下载

邪教受害者互助网

数字中心服务平台